七秒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的最新章节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叔母欢歌 家花野花 不伦舞台 异地女友 家族狂欢 娇妻倩宜 岁月欢歌 乱始之恋 山中小屋 奶妈珍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作者:Nicotine 书号:45980  时间:2018/4/20  字数:13681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 ( → )
第二十七章

  天不公平。

  当他失魂落魄时,他一直这样想着,以至于他的这个想法让他疯狂,让他坚信,他有理由讨回他所失去的一切。

  有很多事,他都不明白。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只是个代替品,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永远都只是个配角,他不明白为什么迩纯始终不能爱他,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永远是个懦弱的模样,他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落到了今天这个亡命天涯的地步,而这归结底,都是因为他始终不懂,他到底错在哪里?

  “你告诉我,我到底错在哪?”

  这是海见到迩纯的第一句话。像警匪片里的黑帮易,海和迩纯在一个破旧的工厂里见面。海的手下有四、五个人,没看到约翰,因为实在凑不够那么多钱,只有如此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整个计划,对于他那个天方夜谭似的要求,迩纯答应的十分爽快,这连海自己都感到意外,更或许,有人真的单薄名利吧?迩纯不就是吗?哼,多半他也只是惦记着他那个心肝而已。爱江山更爱美人,今天算是让海见识到了。

  “…”迩纯不语,他是自己来的,凑足三百亿他用了七天,从现在起,他已经一无所有了。他卖掉了I。K的公司,这是唯一的方法,好在他是卖给了国家,凯西首相也算是中间人,一切进度快了许多,于是乎,这个国家的传媒终于掌握在政府手中了,政治意义上,这不一定是件坏事,也恰好帮了他一把。他并没有告诉凯西事情的原委,这次,他不想再借助谁的力量了,他玩得腻了,也不打算再玩下去。

  就像是还回那些原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现在,迩纯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有种来去赤条条无牵挂的感觉…他只想把自己和I。K与这世间所亏欠的做个了结,他已经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I。K的痛了,因此,他也不会再给自己一次承受分离的机会…

  而当他把资产转让的一份文件递给海时,海却更加自信了,盲目的自信——

  “迩纯少爷,你觉得如何?现在,我还是你眼里那个愚蠢的懦夫吗?”

  海很得意,他招呼着一群亡命徒的手下检查着文件的真伪。这些人是非常专业的绑架、诈骗团伙,不会遗漏任何一点的。尽管他们不相信有人会真的傻到起草这样的一份文件将300亿资产拱手让人,但当他们看到这份只要海签了字便会在法律上生效的文件时,真的无话可说了,在他们的眼里,迩纯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小子,而在海的心里,却并非绝对的喜出望外——那个天生就该被恩蹂躏的男娼到底有什么好?值得迩纯为他付出一切吗?此时此刻,迩纯应该知道,跟着他小海,才会有真正的幸福。他爱他,难道他看不出来吗?

  此时,海倒是有些希望迩纯能够以正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一切而增加一些他这个计划的危险…他就是想证明一件事…在这个把他看得一纹不值的男人面前证明一件事…

  “迩纯,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我是你的一个错误?”

  一侧头,一直看着他的迩纯笑了,那绝对是笑…

  “呵呵呵呵…”迩纯瞅着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是神情慌张的海,捋了把头发,摸摸兜,丝毫不在意顶在他后脑上的口,掏了支香烟,语气就如淡淡的清雾——

  “你知道吗?你不是愚蠢…你简直是蠢得不可救要。我能这么容易的就把这300亿拱手让给你换他一条命,还会觉得离开你是一个错误吗?如果他换成你,我多花30000块找个精明利落的杀手找到你再杀了你,省得麻烦。”

  “你——”

  海上前两步,怒气冲冲,他已经将自己的手举起来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迩纯那双毫不在意的眼睛,他就是打不下去。他终于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是个什么地位了,不,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只是个没用了就丢掉的替代品而已…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打了下去,迩纯攥着自己有些发麻的手,看着海脸上的巴掌印冷冷一笑:

  “男人废物成你这样,还真他妈少见。”

  海痛苦的眼神被迩纯看在眼里,他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点,跟所有的衣冠楚楚的绅士一样,都是那么的虚伪,并且如此的脆弱不堪,只是轻轻撕了面具,便已经抓狂了,呵呵呵呵…“他呢?我要带他走。”

  迩纯提醒了一下海自己的来意,当然,他知道,这个剧本不会进行的如此顺利。

  “他?哼,你心里就只有他。如果,我告诉你,他已经死了呢?那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海着自己的脸,他有种幻觉——自己的眼前有把传说中杀人于无形的宝刀,而迩纯,就是再将他一步一步推向那把刀,让他的手染上血…迩纯的血。为什么他就是不肯让他来爱他呢?或许那样的话,大概迩纯就不是迩纯了。今天,他也准备好去做一件事,就是让迩纯将他的心彻底踩得粉碎!那样,他就可以安心的去进行他的下一步计划了,这是他为迩纯准备的…为一个他爱了整整三年,却没有得到半点回报的绝情男人准备的…

  “呵,是吗?那我就拿这三百亿买他的尸体。”

  对于海所说的结果,迩纯早已做了打算,他在五星级酒店订的总统套,准备了他和I。K最喜欢的红酒,还有杜冷丁,如果他不能带I。K回去…那么就只有去找他了…(迩纯:我知道作者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因为他舍不得钱租总统套!-

  -+作者:不,因为我再尝试把你一脚踹上月球--++)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拿了这三百亿走,也可以让你找不到他,那你不是人财两空?”

  海沉声问着,他的心里已经燃了一把火,正不断的蔓延…

  “如果是那样,那就是我们的命不好。”

  一场游戏,一场梦。实际上,人生就是那么回事,一阵云烟,再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也难逃一死,再精明诈的狠毒角色也有恶贯盈的终点,再怎么样的一生,活着时候愁容至,死了的时候去得干净,还有什么可寄予的呢?既然一切终究是场空,再怎么争抢、算计也是无意义的,不如就得过且过,反正,他一直都不是个喜欢用头脑思考问题的人…

  “这就是一个赌,你得赌注对我来说是唯一重要的,我还有什么选择吗?没有了他,我也就应了那中国人的四个字:生无可恋…”

  啪——

  这一巴掌,够狠,打得迩纯的角一下子便裂开了,红色的血顺着角勾起的笑容汩汩的着,海终于忍受不了那让他发狂的愤怒与委屈,他猛摇着迩纯瘦弱的肩膀声嘶力竭的吼着——

  “他到底有什么好?他也不过是你的一个替代品而已,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用心?你已经爱上那个下的娼了吗?你知不知道他在别人身下那不知羞的样子?这里的每个人都尝过他的味道,你可以去问他们那个货是如何将每个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他累得连不出了,后面那张嘴还是贪婪的着那些人的家伙,你认为这种人他当时会想到你吗?你才是天底下最笨的人,为了那么个玩物你值不值得?你说啊?!你为什么不爱我?我哪点不比他强?!你为什么不爱我?!你知不知道?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你不爱我!都是因为你不爱我!是你,是你把我成这样的!都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海开始怀疑,眼前的迩纯到底有没有心?还是说,那颗心,已经给了别人了?他怎么可以对一个跟了他三年,并且是一直那样的爱着他、温柔的对待他的男人如此的狠?迩纯,他就那么不留一点余地的…如同对待一个陌生的乞讨者般…他被他一脚踢出局外…头也不回的将他抛弃…迩纯怎么能那么狠?

  他在街上用光所用钱只为拨通他的电话听他声音时,他却在跟他的新宠调情;他落街头为他潦倒不堪、醉生梦死时,他正搂着新人入眠、依偎梦中…他给了他全部的爱,可他还给他的只有绝情的痛,这公平吗?老天公平吗?

  “是你!是你把我成这样的,你以为我是什么东西?你的一件玩具吗?不喜欢了,就一脚踢开?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这公平吗?你对我公平吗?”

  海已经激动得哭了,所有的同伙都在看他的笑话,没有人会同情他,更不会有人买他这出戏的帐,因为他们之间除了金钱的关系再无其他,就如同他与迩纯,除了体的关系,也再无其他。其实,事情很简单,只是海不愿接受而已,于是,迩纯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了,他便成了海眼中的罪人——

  “海,我想你该清楚一点——我不爱你,也从来没要求你爱过我。所以,你所谓的公平,只是你的贪婪罢了,你不是已经退而求其次选了这三百亿吗?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感情吗?你跟他唯一不同的就是…你比他更恶心。”

  盯着海脸上难看的表情,迩纯继续笑着,这些自负的、贪婪的、虚伪的、懦弱的动物,一辈子也不知道他们错在哪,因为…他们一辈子都不会认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所以,就要争斗,就要自相残杀,就要召告一个什么所谓的是非对错…然后,他们便有了一个理由去讨伐…

  “够了!迩纯!你这种男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爱!我爱错了你!今天我们来算个清楚吧!我要你把你欠我的都还我!”

  海如此宣布着,已此证明,他接下来要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甚至是替天行道的——

  “你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别人对你那么用情,难怪你会喜欢上那种货,因为你本身就是这种人不是吗?我真该相信那些关于你是‘公用男娼’的传言,你就跟他一样,只配让人那样对待…”

  海显得十分公正而无私,却换来迩纯的嘲讽。迩纯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扣,一边用眯起的一双眸子扫着海和围在海身边的暴徒,出他绳索加身的膛,随意的弹着烟灰嗤讽着说:

  “您是法官吗?定我的罪?那他们是陪审团了?呵呵,等着罚我了?早知道你会来这招了,看,一切都为你一准备好了…”

  迩纯抚着自己的膛走到海面前,将自己挂在海的身上,妩媚的挑逗着——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苍蝇不叮没的蛋?OK,我等着看你怎么玩这场游戏…”

  或许,他是再打一个必输的赌,不会有人来救他,他并没有把他的行踪告诉给任何人,他只是觉得…既然一无所有,不如就来去干净。从迩纯决定来的时候,他便有种感觉,他可能无法跟I。K再回去了…也可以说,是否能够活下去,也不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了…

  他已经玩得累了,人有一次轮回便要死一次,而他觉得,自己已经活着经历了太多次轮回,到现在,他已经对同样的戏码厌倦了,他只是想知道,如果一切随波逐,又能怎么样?人说逆天而行,必遭天谴,于是,他顺天,他臣服,他甚至摇尾乞怜,那又如何呢?天就不罚他了吗?

  “你可真不是一般的下!你放心!等你把欠我的,都还了,我会让你见到他的!活着的他!”

  海这样说时,迩纯才觉得有了那么几分意思,通常,那些喜欢凌他的人是该有这种表情的,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了,还是那么他妈的让人兴奋…

  “那兄弟们就别客气了,就当我们迩纯少爷是额外的加餐好了,一起乐乐吧。”

  “哈哈哈哈,好货啊,不错,不错。”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看看,他似乎很喜欢绳子,去把那边那绑货的草绳拿来,我让他好好的享受一下!”

  “你看他,很感耶,才摸一把就了!”

  “真是下!”

  在那些如出一辙的讥讽与羞辱的嘲中,迩纯被人拖上了一张很大的铁桌子,身上专业的情趣绳索很快被换成了糙的麻绳,大概有五个到六个人,他们撕去了他的衣服,以趴伏的姿势将他绑好之后,那些人开始抚摩他的分身以及感的***,他甚至能听到自己咽着陌生而大的手指时发出的细小的摩擦声…而这一切能换回来的,也不过是他在注意到海在看他时,而给予的一些安慰似的佯装痛苦的表情…

  其实,海唯一错的,就是不该要求得到他体以外的东西,他本来就不该被爱,不该被人以对待人的方式那样爱着,他从来就不希望自己是个人,这种想法,在迩纯心中,从小到大一直没有改变过…

  那些人到底折腾了他多长时间了?通常这个时候,迩纯总是不会去想这些的,他其实是个很会享受的人,他从来也不明白像I。K那样矛盾着而痛苦的滋味,所谓“享受生活”他一直相信,他是最了解这种奥妙真谛的动物。

  在这个阴冷、黑暗、的仓库中,到处散发着作呕的腐臭,摇曳的灯光下,映在墙壁上斑驳的影是那么狰狞可怖,就像是古老传说中魔兽的身形,庞大而强壮,他知道,就算他再怎么反抗也无法逃脱的,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并且,他也知道,自己怎样做便会得到奖赏,如何…便能让这样的磨难变成是一种真正的享受。

  如果那些生物真的是魔兽,那么,或许他就是用来祭祀的供品吧?此遭所来为何?或许只是提醒自己,若有来世,莫做凡人。

  他要做只猫,做只机灵而贪图享受的猫,再来这世界趴在高高的篱笆上看着那些可笑的人类,看着他们如何的生,如何的亡,如何的对其他的生物了无察觉,任意妄为的去涂炭、去争夺、去杀戮、去荒、去自私的拿想要的一切,再去不情愿的走向他们的灭亡…

  这一生,他扮迩纯,已经扮得太累了…

  “呵呵,怎么不叫了?刚刚你在伺候我的朋友们时不是兴奋得吗?叫得那么,现在怎么不叫了?恩?”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的身体不断的被人去挑逗、去侵占、去凌。他们将滚热的***在他被得撕裂的体内,他们去食他的腿上混浊着***的肮脏鲜血,还在那里饮吭高歌着颂扬那是一种美味,他们任意捏他的分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他说那些下的话才仁慈的同意让他出来,而他们一点也不知道,他其实能够忍很长时间,那样去说,无非是想去看他们那种自以为是洋洋得意的作呕笑容罢了。

  他们和那些所有想这样去驾驭他的人一样,都不明白自己有多么的蠢,都不明白自己无时无刻不是其他动物一个笑料,一个根本就不好笑的蹩脚笑料——

  “呵呵呵呵…”被一桶冷水泼在身上才从短暂的昏中醒来的迩纯啐里一口忍耐时咬出的血,看着站在他面前掏出自己的物的海,苍白的间泛起一丝嘲的笑。捆绑他的绳子被用刀子割开,迩纯被那些玩了的男人们反转过来,双手被按在耳边,一双腿也被分开到那种他无法想象的角度,或许臼了,很痛,但这比不上那些人给他的快乐,看他淌着***还不断翕合着惑他人侵犯的花蕾就知道——他这的身体,今天已经吃得很了。<活着就是恶心> WwW.QiMiAoXiAoShUo.COM
上一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一章 ( → )
没落英雄阿庆传窗体底端男人如衣服滛妖复生我的翠玲阿姨当断袖男爱上爱脸红的岳母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
七秒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二十七章,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活着就是恶心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活着就是恶心》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