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的最新章节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叔母欢歌 家花野花 不伦舞台 异地女友 家族狂欢 娇妻倩宜 岁月欢歌 乱始之恋 山中小屋 奶妈珍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作者:Nicotine 书号:45980  时间:2018/4/20  字数:4814 
上一章   第二十章    下一章 ( → )
第二十章

  身后金星挂北斗,不如生前一杯酒。

  将近黎明,迩纯回到自己的公寓时,他醉眼朦胧的伴侣正在这样醉醺醺的念叨着。光听这失意的腔调,他便知道这个男人十分苦闷,但他视而不见,对于海,这个仅仅有着一张与I。K一模一样的面孔的人,他已经厌烦了,也可以用句更为放的话来讲——他玩腻了。与海相处的这三年,迩纯终于明白了一点,对于I。K,不光光只是有那张脸就够了的,他所依赖的那个I。K,就好像是他的一面镜子,他们极其相象,又看似迥然不同,他们有时就像一个人,只是一个在梦里,一个在梦外,看着对方,就会有种看到自己的感觉,那时,这个天地、世界、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显然,海是不能给他这种感觉的。

  “你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又去跟你的那些小情人们鬼混去了。”

  海醉态的笑着,迈着摇摇晃晃的四方步蹒跚着晃到正在去外套的迩纯面前,凑上自己是酒气的,醉醺醺的笑着。

  “你醉了。”

  推开海的脸,迩纯解开了衬衫领口的扣子,出隐约的绳索痕迹,所谓“江山易改,本难移”大概就是指他这样的人,但这却引起了海的不

  “你真是个变态,告诉你多少次了,我不喜欢你这样对自己!”

  海也知道,自己一定是醉了,不然他是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对迩纯讲话的。从他看到迩纯的第一眼起,就被这个美丽的男孩子深深的吸引了,或许这是一种画家出于对一切美丽事物的向往,他无法自拔,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个替代品,却依然义无返顾,但这对于迩纯来说,却并未因此多给予他一些什么,尽一年来,迩纯几乎不会主动跟他做——

  “你到底是为什么?宁可自己一个人龌龊的自也不愿意搭理我吗?这又是怎么回事?谁做的?你就这个样子在外面逛了一天是吗?”

  借着酒劲,海愤怒了,一把扯开迩纯的衣襟,别致的纽扣飞散开来,瘦弱细膛上,绳索凹陷在皮里留下粉红色斑驳痕迹,但对于这一切,迩纯只是还了一个轻蔑的冷笑,绕开像堵墙一样的海,他燃了支香烟,倏地一下将自己摔在豪华真皮沙发上,经过了一天,入后庭的震动玩具猛地刺入他体内更深的地方,这反而让迩纯有了种放松的感觉,含着烟雾,他若无其事的解释着暴躁的海提出的问题:

  “没错,我就是喜欢这样,这才像我,我本来就是这种人,你不是找人查过我吗?那你这又是在惆怅什么呢?恩?”迩纯那种无所谓的语气,已经让海到了忍不可忍的程度,他愤怒的走过去,他真的很想一巴掌打死这个总是喜欢把自己扮成娼模样的下男人,可当他到了迩纯面前,对视上那双对他的愤怒无所畏惧,只是微微眯着,猫一样慵懒的凤目,海失去了这样做的勇气,他咚地一声跪倒在地上,完全一副潦倒的乞丐模样,扶在迩纯的膝前,在酒的作用下声泪俱下:

  “我求求你好不好?别这样对你自己,也别这样对我,我是真的爱你,你难道不明白我的心意吗?还有哪个男人会比我对你更忠诚,更体贴,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天使,那些碰过你的男人会这样去形容你吗?还有那个你念念不忘的I。K,他会这样去形容你吗?会这样跪在你面前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吗?难道,迩纯,你就一点都不感动吗?你看看,我们已经多久没有象样的说过一句话了?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好吗?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不能没有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求你,不要这么对我好不好?”

  海说的很动情,就算是爱神听了,也难免会将这样的孩子搂入怀中,可迩纯不是爱神,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爱,也不想去懂,现在这个生者的世界,还有什么值得他去爱的?

  “为什么我不能这样对你?你看看你,你有哪点比得上我的I。K?只知道抱怨,喝酒,乞求爱情的降临…你爱的又是什么?是我的身体?是我息?还是我下的等待着他人来践踏的思想?都不是对吗?呵呵…你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的我,所以,我是你的天使,你爱的也不过就是这张天使的面孔对吗?可我是恶魔,我生来就不是当天使的料,你这些所谓华丽的辞藻只会他妈的让我感到恶心!”

  将烟叼在自己丽的间,一把抓起海的手,迩纯用另一只手扯掉自己身上的衬衫,解开子的拉练,将海退缩的手按在了他被自己捆绑起来紧贴小腹的分身上,感觉到被束缚了整天已经麻木了的分身,因这带着热量的掌心的抚所引起的疼痛与刺而蠢蠢动,迩纯放肆的笑着,疯了一样,不顾海的挣扎,让那只被他按住的颤抖手掌一边在自己身上任意的游走,一边从叼着烟的中发出人的呢喃:

  “恩…真…就这样…恩…蹂躏我…践踏我…哈哈哈哈”

  香烟掉在了地上,海也终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挣脱了迩纯,而这换来的,只是迩纯近乎疯狂的大笑。

  “你这个疯子!疯子!”

  海这样说着,坐在地上向后退着,直到头撞到了茶几,才气停了下来,而迩纯,他干脆踢掉长,就那么赤的在海的面前,展现着自己被捆绑的身体因凌的快而兴奋不已的狐媚姿态,他躺在沙发上,故意将内侧修长的纤腿翘起挂在沙发背上,用指尖蘸着自己润尖端白色的望顺着小腹一路游移,他笑语:

  “海,你会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吗?呵呵呵呵…只有I。K会,只有他会爱上这样的我,呵呵呵呵…你们要是都说我疯了,那就疯了吧…他死了,也不会再有第二人能像他那样接受我…为了他疯…值了…呵呵呵呵…”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屋子里只有海的息,越发浓重的息,到最后,哭的人反而成了海,他就像个完全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原始人一样,躺在地上,捶顿足,毫无半点什么所谓画家的艺术气息可言。

  迩纯披了衬衫,以那种张开双腿的放姿势坐在那里,一人跟用黑色胶带贴在大腿上的震动玩具的遥控游戏——地狱与天堂,根本就是两个世界,而在这些不同的区域中,也还有种种的小部落,有一些人,有一些事,总还需要那些特定的同类才能理解,迩纯的疯狂,源起于孤独,从I。K离开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被孤立了,尽管他得到了无数很多人所梦寐以求的东西,但重要的已经失去了——很多人都说,爱一个人便要爱他的一切,但这一切,又是一个如何的范畴呢?

  他不需要那种甜蜜的爱情,他的人格已经在窒息的命运中变得扭曲了,就连得到一些什么,也不会因此而喜悦,因为他害怕那只是假象,所有的笑容都有目的,所有的语都是谎言,即便是现在,他也丝毫没有高枕无忧的感觉,只是高处不胜寒,他能够依赖的,只有同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伤口在哪,该如何去掩饰或是如何去拭。

  I。K走后,这样的同伴便不再存在了,海不会懂得他们的想法,他不会明白他们这种棋子一样活过来的人的想法,就好似笼中之鸟,你给了它自由,它也不会飞出笼子了,被奴役的时间长了,自由的概念早已经被淡忘了…

  “如果你想走,你随时都可以离开,父亲会给你一笔可观的酬劳。”

  觉得疲倦了,拎起自己的长,迩纯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他已经很久没有跟海同房了,大概无论是什么东西,太过无度了也会有厌烦的一天,他最近都没有上过谁的,最多只是跟一些新来公司的漂亮哥哥玩玩口之类的暧昧游戏,不知是真的因为多年前的那场变故怕了,还是因为没有人再能给他I。K那样的感觉,或者说是他父亲只手遮天所有人都畏惧于此,总之,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自己对着镜子来给予自己一种如梦似幻的快——

  “呵,其实你什么也没做错,我想我不可能再爱上谁了,从‘他’走了之后,我就时常想,这个世界上,大概永远不会离开我的,也就只剩下我自己了,呵…”“…你就不怕你把我也疯了?”

  海从地上坐起来,看着迩纯孤独的身影,他知道,他是无法进入这个男人的心了——

  “我现在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会同意你父亲让自己变成其他人的模样,即便是我想回去,也回不去了,我哪也不去,至少在这儿,我还能看见你,还有喝不完的酒,和花不完的钱,呵呵呵呵…”这也算是个男人吗?海自嘲着,可他不这样又能如何,现在,或者是他依赖迩纯才对,他已经上了那张脸,而人若是纸醉金的日子过得多了,便也会忘记该如何去奋斗,酗酒的原因,他已经无法再拿画笔了,总会不住的颤抖,这是爱的代价,还是贪婪的代价,他不清。有时,他真的很想去鲁的做一些对迩纯很残忍的事,但看着迩纯那种淡漠的眼神时,他终于明白——就算他杀了这个男人,也不会再有什么回应,他不是真的I。K,就这么简单。

  “那就一起疯吧,这世界…早就疯了。”

  迩纯回头看了看海,不以为然的说道。现在,他开始嫉恨自己的父亲了,为什么要把I。K脸复制在这样一个软弱的男人身上,他们不止是存在于不同的世界,更不属于同一种动物——如果是I。K的话,他是不会等着他的纯纯去可怜他的,就算他把自己的骨头杂碎了卖掉,他的纯纯,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迩纯…你当时为什么不救‘他’?”

  突然,海这样问着,已经拉开了自己的门,将半身躲进黑暗的迩纯停了下来。

  “你很早就该知道他的身份了吧?用你父亲的力量,你可以救‘他’的不是吗?你那么爱‘他’,只要你表明你的真实身份就可以让‘他’解不是吗?为什么不呢?”

  海追问着,他一直不明白——I。K和迩纯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向我求救,他就不是I。K了。”

  迩纯笑了,那是一种引以为傲的笑容,随即,他将自己房间的门关了起来,靠在门板上,想着海的问题,黑暗中,迩纯低沉的声音,分不出是笑还是在哭泣——

  海的问题,他也问过自己很多次,可那都是在这三年中的事,在I。K还在他身边时,他是绝对不敢让自己有这样的想法的,他会害怕。

  如果I。K知道了一切,那便意味了他们之间的终结,他是父亲的儿子,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而I。K是IVAN的儿子,同样也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尽管之后一切的守得云开都被父亲轻描淡写的潦潦几笔带了过去,但那之前,像他与I。K这样的棋子,是无法预见自己的未来的,且,更是无从选择。

  只是I。K比他要绝望些,因为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会是他的终结点——即便是I。K活着落入了父亲的掌握,父亲那样的人,也绝不会让敌人棋子活下来,尽管,现在,父亲已经十分慈祥了,但那都是后事,当时的父亲,只想着如何去施展他庞大的计划,在一切胜负已定前,就算是他,也有可能成为牺牲品。

  所以,他与I。K的故事,是个注定的悲剧,有时想想,大概也只能这样了,这是一个关于牺牲的故事,而不是一个爱情传说——

  “如果我们再活一次,I。K,你还会愿意在这高楼之上看风景吗?”

  未开灯,迩纯孤独的站在这座由I。K亲自建造的摩天大厦顶层看着窗外渺小的一切,他没有会当凌绝顶的感觉,只是觉得凄凉。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若一切可以重头来过,他宁愿自己认识的I。K,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而那样的话,他又会喜欢上一个普普通通的I。K吗?他如何会爱上他?他说不清。

  在迩纯的记忆中,那个男人,永远都那么傲慢,那么任,就算受了再重的伤,I。K也不会接受他的怜悯,他只要安静的等他回来,并且相信他一定会回来就够了…因为他是迩纯,而他是I。K,呵呵…“I。K,这次我等不到你回来了吗…”

  靠着冰冷的玻璃,迩纯这样问着空气中的灵魂…  Www.QiMiAOxIAOsHUO.com
上一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一章 ( → )
没落英雄阿庆传窗体底端男人如衣服滛妖复生我的翠玲阿姨当断袖男爱上爱脸红的岳母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
七秒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二十章,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活着就是恶心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活着就是恶心》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