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的最新章节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叔母欢歌 家花野花 不伦舞台 异地女友 家族狂欢 娇妻倩宜 岁月欢歌 乱始之恋 山中小屋 奶妈珍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作者:Nicotine 书号:45980  时间:2018/4/20  字数:7642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下一章 ( → )
第十六章

  爱亦时难,别亦难。

  她爱他吗?她不爱吗?凯西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当她静坐在牢狱之外看着自己一夜白发的丈夫时,即使这个人再怎么丧尽天良,她依然与他相处了二十几年,所以,她来了,来送IVAN最后一程。

  “邻国的君主和大将军已经揭穿了勾结外敌,推翻政府的内幕。明天上法庭,你将被判死刑。”

  做为他的子,她向因一举歼灭了IVAN的叛计划而被高呼着捧上王位的老者要求了这次探视,她决定,做个坚强的女人,亲自将这个消息告诉这个跟自己曾在神前相约白头的丈夫。

  “这是按照你新当政后新立法所定的罪,你知道,在之前,这个国家一直没有死刑的。”

  凯西这样径自说着,IVAN始终端坐在那张简易的铁上闭目养神,如今,一向心比天高的他,倒真有了种祥和,听到自己的发这样对他说时,他只是淡淡的一笑,这个结果他已经猜到了,从古至今扮演他这个角色的人,到头来都是这个结果,只是,可笑,他最后,竟死在了自己的手上,这算什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这是对我的讽刺?还是对我的厚待?呵呵。”

  IVAN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凯西,她今天穿了他最喜欢那套米洋装,是他亲自选的料子、亲自定的款式、亲自选的师傅、亲自送到她手中的,她还是那么美,而且,此刻她眼中那种只有经历了沧桑之后的女人才会有的风韵更是让他着——到最后,他被她推上了断头台,他才真的明白了一件事,他爱她,这种爱已经超越了他对问鼎天下的狂,所以,即便是这一刻,他对她也恨不起来,反而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越发的真挚。

  “老天对我不薄,我还可以再看你一眼。”

  IVAN这一眼,看得很深,娥眉粉黛、玉面伊人,他这一生,只这么仔仔细细的看过这一个女人。

  “现在的国王陛下认为你的立法对国家的发展有利,所以不准备做修改,以后新的国家会继续使用它。我觉得我该来,我想你得等着再看我一眼才会瞑目。”

  凯西如是说着。现在的IVAN似乎又是他当初决定去嫁的那个男人了——本来,她不想嫁一个喜欢跟命争的男人,因为那样的男人永远也不会只属于一个女人,所以他选择了那时只是个小公务员的IVAN,她只想避开风雨平静度过一生,而命运总是与愿望相背的,在利的面前,IVAN变了,而她也跟着变了,她未躲过风雨,反而又被卷入了一场她根本就无法想象的腥风血雨之中,避不开,只得,雨躲不过,唯有翻云——她为这个男人付出了她的一切,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她该恨,就在她把迩纯送回I。K住过的地方时,她还在想着自己会撕碎他,可当他们相对,看他待死之容,她不恨了,她只希望自己未曾爱过。

  “犹看正朔存,未觉江山改…天对我不薄,你对我更…不薄。”

  IVAN摇头苦笑着,侧着头,他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子——

  “凯西,你真美。”

  听到IVAN这样说,凯西愣了一下,也笑了:

  “我们结婚时,在房里,这是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IVAN闭了下眼,点点头——

  “没错,我记得,你也记得,所以,现在我还要这样跟你说,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说。”

  在他眼中,她永远是最美的,致死,他不恨,只爱,为她为自己付出的一切,为她为自己失去的一切,为她最终给予自己的一切:

  “我没爱错人,选了你,我死而无憾。我为了那些过眼云烟一般的权势争了半生,我一直都认为,如果我被人从那张好不容易攀上去宝座上推下来会崩溃,可现在,我反而觉得轻松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到头来,一切都是场梦,我两手空空的来,两手空空的走,这辈子,我就轻松过两回,襁褓中时,现如今将死之时。你给我的,我这辈子还不了你了,我们的冤孽留着来生再算吧。我这一辈子,可以说是机关算尽,惟独漏了你,你知道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信错了我。”

  凯西回了IVAN的话,而IVAN却呵呵的笑了起来,这笑是那么意气风发,那么豪气云千,半点也不像个身陷囹圄,待复黄泉的失败者,他看着自己漂亮的子说:

  “傻丫头,那是因为我爱你,人除了自己谁也不能信,我信你,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我只是输给了自己,江山美人,我早就该想到,我会输。”

  “人是不是都在最后一刻看开一切?IVAN,你这样说是不是因为你不再有机会再战了?如果你现在不死,那我还要痛苦多少年才能听你说这些?还是,如果你继续做你的皇帝梦,就永远也不会这样说了?红颜祸水,似乎在你们这种男人身边的女人,就是这个命。”

  凯西了口气,她有点想要哭泣——她这一生,爱上了两个男人,一个是迩纯的父亲,她被他人格魅力所征服,即使她知道,自己被丈夫派到那个老者的身边是为了利益,然而她还是上了他,结果,他的子因她而走,他的孩子因她而沦落…而另一个,就是她的丈夫,她为了他出卖体、出卖灵魂、出卖自己的骨,与他风雨二十年,到头来,她还是亲手将她的丈夫从梦的颠峰上拉了下来——她不是祸水?那又是什么呢?

  “呵呵,你不是我的祸水,是我的知己。我戎马一世,活着的时候都是在想方设法的在那些名利场上奋力攀登,可现在,就一眨眼的功夫,那些我花了一生的时间才挣抢回来的东西就都成了泡沫,只有你…我拥有的,就只有你我之间的这段冤孽,这是我唯一能带到那个世界的,到死,这些孽债,也不会有人来跟我争,跟我抢…你,我的,可亲,可敬,爱你,我无憾。”

  凯西是否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让IVAN不能确定,但他宁愿她不会为自己哭泣,他的女人,绝不是个弱者,也绝不能做个弱者,因为,她已经没有可以去依靠的一副臂膀了。

  “凯西,我们该道别了,你记住,好好活着,我的子,你要替我去看着这片土地上的变迁,等来世,我还会把它拿回来。”

  “好,来生,我们再续这段孽债。”

  凯西点点头,从左手的无名指上将那枚一直跟着她的金指环摘了下来放在自己坐过的椅子上——

  “那时,你给我买了它,你说‘情不金坚’,拿着它去吧,来生它就是我们的信物。”

  再看了IVAN一眼,慢慢的转身,走出牢房,身后铁门沉重的闷想,让凯西无法再回头,泪已襟,二十年,人非草木,人又有几个二十年?不爱,又能怎样?

  “凯西——”

  突然,IVAN的喊声使凯西停住了脚步。

  “你儿子还没死。”

  “…”猛地回过身,凯西看着站在铁栏之内的IVAN一时之间竟忘了言语。

  邻国——

  “你看父王,他已经很乖巧了不是吗?他自己就可以做好一切,呵呵。”

  “没错,看来这头像小马驹一样的大家伙,我们是卖对了,他果然喜欢。”

  “I。K,你知道该怎么做,别让我失望。”

  王子与他的父王坐在一起,手中的短鞭往墙上一挥,看着他慢慢爬向那只被用铁链栓着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低呜的黑犬,恶意的下达着命令:

  “如果你不听话,就别想让我把你前面那个小孔里的东西拿出来。”

  “求你…不要…”

  除了听话他没有一点别的办法,现在,他已经完全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奴了,是这些贵族,把他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当一个人每天再这样的玩与凌中过活,畏惧与人的懦弱,总会让他们最后的尊严,也彻底被摧毁——

  一切都必须听主人的安排,而他的主人可以是任何一个牲畜,却不再是自己。

  I。K变了,按那些贵族的话说,他是他们汁娃娃——他的皮肤不再是曾经阳光一般的麦色,而是毫无生气的苍白,是王后命令人去把他的肌肤漂成这个颜色的,因为国王曾说非常喜欢他金色的肌肤。而他的韵与蕾口却被成了人的粉红色,这是国王的命令,说是为了补偿他。他的发也不再是乌黑,王子食了一种药,当他第二天在不止哪个佣人的纵下醒来时,他的头发就变成了老人才有的银白,而这大概是由于侯爵爱上了他的黑发。

  还有他的,那是极淡的粉,王子妃嫉妒所有比她丽的红,所以要侯爵给他注了一种破坏血的药物,他现在重度贫血,而且血小板出现了问题,尽管那使他的伤口变得不容易愈合,但高贵的王子妃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娇输给谁了。

  还有那个侯爵,他已经成了他的一样实验品,他在他身上注各种药物,使得他除了昏睡所有的时间都沦陷在高涨的望之中,他也总是在他马上就认为自己可以以死解的时候再被他救活,侯爵在宫廷的医院里,有一个笼子,就是他的病,每次在那里住上几天的时候,就是他现在最幸福的时候,那时,他只要被一些器械去凌辱就够了,总好过被那些畜生宠幸。

  那天,他听到侯爵对王子说,要给他动个小手术,在卵丸的后面再人造一个入口,这样他就可以有更多的容器来存放那些兽的汁了——而这些听来可怕的事,却与现在的他都那么相干了,因为,他并没有否决的权利,只要他的那些主人们愿意,他可以任意被改造成他们希望的样子,而他能做的,只有承受,并且服从。

  即便是这样,那些人对I。K的惩罚也没有减少半分…

  “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你好好的表现,我就饶了你…不过,你那个突出的小腹还真是有种畸形的美,呵呵呵呵。”

  王子殿下与国王一起大笑着,这又是他们的一个新玩法——侧趴在地上息的I。K显得异常痛苦,那种凄的美,让自封为艺术家的王子想要为其颂诗,他真没想到,原来分身上的那个小通道也会延伸到宽广的空间去,将一升淡盐水倒灌进膀胱之后,那个小玩具的小腹就像皮球一样涨了起来,他第一次向自己求饶的那么哀怨,因此,他没有让I。K很快得到解,剪短了引的软管,他将四枚稍大的黑珍珠一颗一颗慢慢的推进了入I。K分身的软管内,再上一株冷傲的白玫瑰,他的艺术品便让人更加着了,特别…是那出处可怜的垂泣…

  “呜…好难过…求你…求你…呜…”

  握着自己颤栗的分身部,I。K侧趴在地毯上哭求着,光是从皮的外面,他就可以感觉到那已被入细孔底部排列在一起的珍珠硬的质感,而那重累的小腹即使是被一个很小的动作牵动,那种无法排的涨痛就会令他死去活来,就算是再怎么下的话,他也说得出,他甚至为了求王子放过他而去王子的脚,但那除了被屈辱的痛苦,什么作用也没有,他被笑做天生,在被王子的猎犬所灌溉之后,他被吊上了华丽的狗笼之中那个用三角铁制成的秋千。现在,那里成了他的住处,王子说,这样他的狗宝贝们什么时候想要了,便可以随时占有他了,因此,通常即便是睡觉,他也是以趴伏的姿势被锁在铁笼一角的。

  “那就去做你该做的。”

  国王与王子互望一眼冷冷的命令着,当I。K再次饮泣的起身攀爬向那只出獠牙的庞大犬类时,他们的笑声象征了他们高贵的身份——只要在I。K这样的玩具面前,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才格外的令人精神抖擞,所以,每个有权势的人,似乎都喜欢养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因为操纵着这些人的命运,会让他们产生一种错觉——他们就是神。

  “呜…恩…恩…”

  为什么他还活着?这样的问题I。K早就不去考虑了,因为他不再有思考的时间,他唯一能够想的,就是如何让那些主人们高兴一些,这样,或许他就可以少挨一些痛不生的时辰了。

  他必须做个很乖的“汁娃娃”——像是种对待贵客的礼节,I。K用自己无力的手臂搂了搂黑色巨犬壮的脖子,然后,将自己的唾在手指上,像对待客人的娼一样,将这只黑兽庞大的巨润,这条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对于I。K为它所做的,它非常温顺的接受着,甚至去用舌头I。K的颊,这大概是因为他被太多条它的同类所宠幸过,因此身上有了它们的味道。

  但,在现在的I。K看来,这些让他受辱的动物们,要比那些人类的主人善良的多。如果他昏倒了,狗儿们会围在他身边用舌头轻他,如果他因发烧而感到冷,那些茸茸的大家伙会跟他挤在一起为他取暖,甚至,如果那些偷着用他来的仆人们拉扯他身上的锁链要将他拖到笼外施暴时,它们会挡在他前面保护他,它们对他十分忠诚,因为只有他,这个为它们而存在的破烂玩具从不曾打骂过它们,因为他没有那个权利。

  而那些人类的主人们呢?他们喜欢看他哭泣,听他求饶,让他痛苦,把他困在生死间承受着凌的痛不生,他们永远都只会去思考如何让他付出的更多,而从来不愿去给予他一丝一毫的怜悯——人是自私的,人类的世界,冰冷的世界,他们是第一个高喊着只有低等动物才会弱强食的群体,他们也是最遵循弱强食的群体。你可曾鄙视过路边的乞者?你可曾嘲过残疾的同类?你可曾讽刺过出来乍道的外乡人?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因为你是“人”——当这种生物强调这一点时,往往,就是他们活得最不像个人的时候。

  “哈哈,I。K,你是投错了胎,你生来就应该当个只会做那种下事的畜生。让你做人,真是人类的辱。”

  国王这样讽刺着已经爬到黑犬的身前,分开双腿跪在地上俯下身的I。K——看,他还在哭呢,眼睛都肿了,真想让人把他掐死,那垂死的表情一定更让人心旷神怡。

  “I。K,记住,你现在是我们的汁娃娃,没有主人的命令,不要把那些添***的***出来,一滴也不许。”

  王子随意的代着,他用不着非常的大声,因为I。K一定会听话,他的思维已经被他们完全的奴役了。

  “呜…恩…恩…啊…”含泪点着头,I。K将头贴在地上,抬高下体,这动作现在对于他来说非常艰难,小腹的浮水让他现在变成花瓶的分身总在一种锥心的痛苦之下高耸着,其实,他已经不确定那里是否还有正常的正理功能了,那个股在部的金属环是铸死的,里面有倒刺,而现在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总会慢慢的自那里出来,但无法顺畅的薄,他也没有排的权利,这全部都是在固定的时间,通过导管与灌洗来完成了,那些人只把他当做一个玩具而已,他是有生命——这早已被他的主人们遗忘了。

  <活着就是恶心> wWW.qImIaoXiaOsHuO.cOM
上一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一章 ( → )
没落英雄阿庆传窗体底端男人如衣服滛妖复生我的翠玲阿姨当断袖男爱上爱脸红的岳母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
七秒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十六章,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活着就是恶心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活着就是恶心》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