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的最新章节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叔母欢歌 家花野花 不伦舞台 异地女友 家族狂欢 娇妻倩宜 岁月欢歌 乱始之恋 山中小屋 奶妈珍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作者:Nicotine 书号:45980  时间:2018/4/20  字数:8738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下一章 ( → )
第十五章

  密宗有个至高的境界,叫“空灵”目空一切,忘却自己,宗教中说,这样即可超脱,然,太难。人总是这么累,总是被记忆所累,一字过心——忘,在炼狱中,这是份恩赐,可它不属于失去自由的人。

  “那个国家根本就没有一种药能使人失去记忆,除非他完全丧失大脑的技能,不然根本就不可能。你让自己变成这样,也不过是个简单的心理暗示自我催眠罢了,对吗?呵呵…I。K?”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是天生的变态者,一是绘画天才,另一则是医学天才,照此看来,他和他的堂兄尊贵的王子殿下都该属于变态一类。如果说王子殿下酷爱的是暴力美学的行为艺术,那么,他便是制造心灵毒药让其描绘的艺术品效果更佳的骗子,他们是最完美的组合,因为只有他们能欣赏那种独一无二的、至高无上的、光怪陆离的…美。

  当宫廷御医Judas侯爵优雅的坐在红靠垫的雕花铜椅上轻抚着他爱不释手的黑色发丝,享受着新的玩具如驯服的小狗般趴在他的两腿间卖力的向他的分身谄媚的套时,他笑呵呵的这样说出了这个看似乖巧的小宠物的秘密。

  “呜…”

  Judas侯爵从I。K骤然擦亮的一双名眸中得到了答案,虽然那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但望闻问切是医者的素质。没有给其回答的机会,他也不需要一个已经放弃了做人的宠物的回答。用力扯着I。K的发,迫使他的口被自己已能感觉到他哽嗓的物整个添,俯视着那两道因痛苦而纠结在一起的秀眉,Judas侯爵以主人的姿态命令着已经成为了宫廷宠物的I。K:

  “好好的做你该做的事,把你下抬高,让王子殿下看得清楚些它是多么的。真可怜,你的心理暗示被破除了,但这只会让我们欣赏到更多你被凌时的美,但,对于你,这并改变不了你的身份。”

  Judas侯爵笑着欣赏着眼前这只美丽的野兽即将为暗示的封印被揭开而愤怒,但他能做的,也只是用那双带着愤恨与痛苦,却又被情得醉态朦胧的黑瞳倔强的瞪着他僵持上非常短的一段时间。

  “I。K,难道你聋了吗?不要惹我不高兴,如果把你交给父王,有你的好果子吃。”

  坐在Judas侯爵对面的王子殿下掩饰着心中赏心悦目的笑意,用手中的短鞭从下方扬起,给了I。K颤栗的两枚红丸一下,右手一扯把玩在手中的金链,随着闷闷的低呜声,削窄的被努力抬高,甚至连那双淌着***的腿都体贴的分得更开,这使他可以欣赏到最美的风景——手中的金链连着的是他为这只宠物新添的装饰,他在I。K的股勾上穿了枚直径约4厘米的钢环,缺口已经被焊死了,这是他送给I。K的第一样艺术品,直到现在,他想到当时那凄惨的叫声还感到激动不已。

  被金链牵制的刚环下,懒洋洋的两条红色小蛇舒展着它们无骨的躯体着探出吐着红信的三角头,而它们的身体依然恋恋不舍新的“巢”被封藏在深处的动物的体润的温刚好成了它们的温,就这样动着,不去理会那来自体对痛苦的抗体,在I。K翕合的粉红色入口处,身上挂着白的赤蛇身忽快忽慢、忽隐忽现的任意穿营着那已经成为上社会的观赏物的人类器官,使那珠沾染了白的绯蕾正被它的新主人舞动得更是惊

  当雄的赤蛇像是睡了钩着半个身子想要离开那已经被它与它的伴侣滴的蕾时,一种已经被培养成的本能使I。K的身体紧张起来,努力的收缩着,背叛了他的显然是已经承认了它的主人并且在极力挽留,而这一切,全都不由他的大脑来控制了,当他已经封印了灵魂相信自己的精神死亡时,再次被唤醒的那种叫做羞心的东西成了比体的痛苦更加折磨他的罪魁祸首…

  “呜…不…啊…呜…啊…”尽管,他的灵魂想阻止这一切,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了。自己的灵魂仿佛已经不在体之内了,他似乎坐在天花板上的吊灯中央,以那种他惯有冷漠的嘲眼神审视着,被他抛给尘世的肮脏躯体在他人的调教下,做出各种使人作呕的下动作——

  当I。K艰难的嘶喊着“不”想要反抗时,被奴役的体却给了他一个太大的打击,他是完全自觉的咽了那个今天早晨才出现的侯爵的体后才吐出那个含糊的音阶的,而紧跟着,他的身体在侯爵与王子的摆下,竟非常顺从的由着他们将他翻转过来,舒展着上肢使那双探在他掖下的手能够将他轻易的架起,不需要王子什么力气,他的腿已经老实的分开到了最大,被勾起的那条腿正迈力的攀着王子的手臂,像是等待着恩赐般由着恶意的手任意去扯他被穿在分身的不同部位的钻石缀饰。

  拍打着因箍在部带着倒刺的铁环而涨得连细小的血管都十分清晰的红丸,等到这种游戏被贵族们玩得厌烦了,那只手才最后用一枚别致的镊子将他中的居客慢慢的了回去,善良的贵族是不会伤害生灵的,所以,蛇儿毫发无伤,而那本能收缩的却淌了血,这更起了贵族们的兴致,不住的,王子用镊子锋利的尖在I。K已经受伤的蕾内搅动着,他本该让自己带着腔的怒意去挣扎、抵抗,然而,他却发出了那种连他自己听了都作呕的呻,高耸着被加了各种枷锁的分身,不知羞的律动起支——

  “啊…啊…恩…啊…啊…恩啊…”这就是现在的I。K,一个有血有却不要脸皮的下玩具。他已经在整整的一个月中,都让自己相信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而最后,就在自己的身体已经成为了行尸走的奴隶的时候,他却被残酷的告知,他的灵魂依旧没有得到超脱,那个已经以为已经飞在空中的意识又被锁进了这具连自己都唾弃的体中,他知道,这次,他将永不超脱,他的命运——就是恶心的活下去,是这样吗?

  “呵呵,不要把眼睛闭上,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他多美。让我看你痛苦的眼神,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没有失去心志,只是那样我们就无法驯服你的体了,你看现在,时机到了,你还不知道,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魅力四过…”

  像在说服着自己一只小狗,王子给了Judas侯爵一个眼神,他们将I。K放在了毯上,甚至不需要语言,只是扯扯手中的链子,穿着钢环的股勾就自觉的抬了起来,趴在地上的I。K向前爬了两步,给了贵族们一个最佳的视角,才又趴下身,将头紧帖子俯在地上的手,高高的翘起部,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将埋藏了在他体内挣扎的双蛇的蕾口收紧,只有那枚被入一半的镊子的金属柄在外面泛着白亮的光,然而这种完全如同条件反的动作已经完全成了他的本能,即使从眼中出的热泪了手指,也无法改变一切,所以,他现在又想笑——终于有一天,他把自己给完完全全的毁了——但有人似乎相当满意他现在的表现——

  “I。K,你感到痛苦吗?那更好,你是个好奴隶,而我们是最会欣赏你的观众。你知道为什么古罗马的贵族都喜欢看角斗士的厮杀吗?因为那种人在求生时所暴发出来恐惧、挣扎、痛苦、机智、姿态都会让人沉睡了上万年的原始渴望得到复苏,那种美,是任何一个花一样的女人们光了衣服穿着高跟鞋的卖都无法达到的极质…”

  王子殿下眯着眼睛欣赏着一点一点迈入他的圈套的玩物时慢慢出了享受的笑容——所有居住在上层建筑中的高等动物们都是靠摆被他们踩在脚下的低等动物来获取快乐的——当有人这样跟你说时,不管你懂与不懂,你一定要记住,因为,你将用你的人生来验证这个真理,无论你是谁,都一样,充其量,只是换种方式罢了。就好像很多人都说这个故事的编造者应该去学哲学,而绝非选择艺术,但作者坚信,学哲学,他会成为尼采,而艺术,他会再塑梵高,所以他把两样都放弃了,来写这部只有望而没有任何情感的庸俗小说,若你经历生死,你会了解,人世再造的一切都是假象,而最原始的,望、虚荣、贪婪、自私、血腥、暴力、求生…往往才是最真实的,千万别让站在你肩膀的人揭开这层面纱,否则,万劫不复的主人公就成了你。

  “他是我所见过最美的人类,也是你最完美的艺术品。”

  Judas侯爵夸赞着王子的独具汇眼,赏玩着在他们的脚下为自己的不堪而哭泣的乖巧宠物,似是当真的嗤笑着:

  “我说什么来着,人是不能没有面具的,这就好像被开肠破肚掏出心来的结果,只能是痛苦的等待着死亡…可那的确该是一种美吧?总之,我会因此而兴奋,呵呵呵呵。”

  “哈,真想看他更痛苦的样子,你说…如果我们把他现在这个样子录下来,来个全球播放,会怎么样?”

  当即将支撑不住的I。K慢慢的倒下去时,王子手中的金链狠狠的扯了一下,像是要被撕裂般扯动的尾骨的皮似的浑身打了冷颤的I。K再次趴了起来,当啷一生,银色的镊子掉在了地上,再也把持不住,如泪在奔,不知被埋在甬道内多久的白色体冲了出来,被排出半个躯干的红蛇慌张的上下动着,像是在鄙视着这口的笨拙,肮脏的体染了整洁的地毯,显然,这成了艺术家眼中名画上的一迹污点——

  “不…呜…”

  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似的,I。K颤栗着收缩着绽放的蕾,但这已于事无补——可他没有权利说不,人一但不想再带着面具生活,不想再成为人,只要他活着,他就连畜生都不如。

  “看来,还是要调教一下,他才能够懂规矩,他竟然脏了我最爱的那条地毯!”

  最讨厌美丽被破坏的王子愤怒的一跃而起,高声的传令——

  “来人!把I。K先生的伙伴们找来,他需要被好好的灌溉一下才能长教训!”

  “不…不要…不…求你…呜…呜…”

  尽管他这样毫无尊严的企求着,但迅速到来的侍从还是将他七手八脚的架了起来,就像只待宰的小绵羊,很快,I。K便失去了求饶的权利——他的嘴被进了带有媚药的软布,颈上了项圈被锁在地上,随后,手被反剪在背后用绳索固定,头上和分身的尖端都坠了实心的小痛球,而玉茎连同小丸也被用皮革的束贞洁带囚了起来,只出缩紧的蕾被用鲁的手指无情的撑开,两条小蛇被不情愿的拽了出来之后,那些开始像对死物一样用盐水给I。K做盥洗工作…

  “呜…呜…呜…”

  “好好的把他那个肮脏的小洗干净,不要让我特意给他挑选的伙伴生病才好。”

  王子这样说着,跟Judas侯爵一同背手站在I。K的傍边欣赏着I。K无力的挣扎,被固定在地面上的项圈与锁链发出细微的碰撞声,那痛苦的摇着头的表情说不出是因为此刻的疼痛或是畏惧于即将发生的事情,所有站着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汪——汪——汪——

  随着一阵嘈杂的犬吠,I。K终于放弃了挣扎,任由那些人往他清洁干净的甬道内摸上带有奇特味道的强效药,随着王子吊在柱子上的金链抬高自己的,越来越热的躯体使已经被折磨得疲惫不堪的躯体再次因药物而兴奋的起来,但他此刻的意识却是清醒的,所以他闭上眼睛,所以他在哭泣…

  “王子殿下,这些狗已经被喂好药了,随时都可以开始。”

  牵着五条黑亮的高大猎犬进来的侍从给王子鞠了个躬,如是答着。

  “好的,去给他搬面镜子来,让这只下的动物把眼睛睁开,让他看看自己是怎么服侍这些高贵的猎犬的!”

  “呜…呜…呜…”

  王子一声令下,巨大的镜子被拖到了I。K的面前,他被抓着头发将脸狠狠的帖到了镜子上,而此刻,闭紧双眼,是他唯一不妥协的方式。

  “I。K,你最好听王子殿下的话,不然,下次我们可以带你到各国使节都出席的宴会上去表演这个节目,那时说不定迩纯也会来,你听过这个名字吗?王子说你跟他很,他已经成为你祖国的王储了,呵呵呵呵…”果然是一记灵丹妙药,Judas侯爵的话音未落,I。K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那双黑色的深邃瞳中漾着些须的憧憬,但很快,看着镜中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当着他人下出私处卖的自己,脆弱的泪水中,他自嘲的给了自己一抹惨淡的笑容——迩纯,他还好好的活着,那就好了。

  “哼!的东西,好好看着你自己的身体是如何来足这些畜生的。”

  赌气似的踹了I。K一脚,王子殿下对身后牵着狗的侍从命令着——

  “记住,不要让我那些尊贵的狗儿们的***出来,他的下面那张嘴很能吃的,一定要用这些东西添的那里才可以。I。K,如果你在这过程中敢闭上眼睛或者让那些东西出来,我一定会让迩纯,你那个老相好,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哼!”砰的一声响,王子在Judas侯爵的陪伴下甩门而去。

  “Judas,你说我们是不是玩得太过了?”

  王子殿下站在金色的走廊上,踩着红色的地毯,整理着不知是什么昂贵的料子制成的衬衫的领口,侧过脸,贴着Judas侯爵的下巴亲昵的问着。

  “这可不像是王子殿下该说的话,以后您就是这个国家的君王,统治者是不能怀疑自己的。”

  Judas侯爵恭敬的浅着身,轻轻的执着王子的手行了吻手礼,只是,留在那只保养得十分好的手背上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会儿。

  “呵,那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要被你们宠成暴君了?呵呵。”

  王子殿下掩面笑着,他此时的娇媚样子可并不比他那个王子妃向他谄媚讨好时的妖娆差上几分,偌大的回廊中,只有他们两个,王子殿下轻声的话语感觉上像是种调笑——

  “今天晚上你可不可以留在我这儿?王子妃去陪母后到国外旅行了。”

  “王子殿下,在你被立为王储那一天,我们不是已经约好了吗?不再玩那种孩子的游戏,您得像个真正的国王,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强迫自己松开王子的手,Judas侯爵与王子拉开了距离。

  “…是啊,是啊,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好,除了当个暴君,我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

  这样说时,王子殿下一向傲慢的眼神中显然出了一种犹如空守宫门的哀怨嫔妃们的寂寞之苦,而此时,他心中只有酸楚,是绝对不会想到那种所谓的破碎之美的,也因此,Judas侯爵的眼中也不再是那种赏心悦目的表情,而这一刹那的风情,又何曾不是种令他们奉为惊的美呢——因此,还是要慨叹中国人的智慧,早在千年前,他们就已得出了结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似乎,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命运,痛苦,都不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连康德都认为痛苦高尚了。

  “王子和侯爵已经走远了,看这的小畜生,还真是乖呢。”
<活着就是恶心> WWw.QImIAOxIAOsHuO.com
上一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一章 ( → )
没落英雄阿庆传窗体底端男人如衣服滛妖复生我的翠玲阿姨当断袖男爱上爱脸红的岳母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
七秒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十五章,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活着就是恶心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活着就是恶心》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