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的最新章节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叔母欢歌 家花野花 不伦舞台 异地女友 家族狂欢 娇妻倩宜 岁月欢歌 乱始之恋 山中小屋 奶妈珍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作者:Nicotine 书号:45980  时间:2018/4/20  字数:7344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 → )
第十一章

  做为一个人,他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这话是错的,其实,有的时候,人连自己都在欺骗自己,并且,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不愿意去承认,特别是,不希望被自己在意的人看穿。这种感觉就好像小孩子抓着糖果不放却装做懂事的拒绝,痴男信女们前的所谓誓言,战争贩子呼唤着和平而用手清点着掠夺的财富,君子们白高谈儒道黑夜里低贪婪…没有完人,没有真实,没有纯粹,没有一片土壤被人踩过之后不变得腐朽。所有的人都是骗子,所有的人都是懦夫,所有的人都想站在高处叫喊,而就是这种不愿被他们承认的想法,他们才成了流星,一颗颗灵魂,从他们即将到达的颠峰,功亏一篑,陨落尽碎——

  “没有终结点,只有临界点,只要活着,总是会希望再飞得远一些…大概直到死的那天,也会这样想着…”

  这次,是I。K一个人站在颠峰的居所之上等着天亮,孤独的感觉有点可怕,以前不觉得,可迩纯出现之后,莫名其妙的,很多事情都变了。如果自己将来的路必须重回原点,I。K觉得,他可能会死在返回的路上。

  “一出生,我就是一个人,跟那些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命一样,那个时候还小,我很希望有人可以牵着我的手走一会儿,只是这样走一会儿就好…我对自己说,如果可以,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离那双手拉着他走过冬日寒冷的街市的时间,大概已经过了十几年,但那感觉却非常清晰,那是他唯一一次了解到一个词语——妈妈——对于I。K来说,妈妈就是拉着他的手把他引向地狱的人——

  “IVAN,这就是我们的儿子。”

  “不,凯西,他只是我们的棋子,你得忘记她是你生的。”

  “…好的,要马上开始吗?他还那么小。”

  “这更好,小狗都是从小调教起来才比较乖巧,掉他的衣服,一个奴隶根本不需要这些。孩子,你听好,你的奴隶号码就是I。K,你只是IVAN先生和凯西夫人的养的一条狗,仅此而已。”

  那个从来不承认是自己是他父亲的IVAN先生这样说时,他的夫人凯西女士只是站在他高傲的丈夫身后远远的看着,在进门之前,她给I。K买了糖果,像其他孩子的母亲一样,并且要他叫了自己一声…“妈妈”——关于所谓家庭的美好,这是I。K仅有的回忆。

  “呼…”

  吐了口气,I。K闭了下眼睛,摇着头,就好像借此可以摇散那些不愉快的记忆,看了看表,窗外一轮红显得朝气蓬,而这样的场景早就无法给他什么所谓焕然一新的感觉了,倒是落的时候会让他有些遐想。偷懒时,就那么抱着迩纯懒懒的偎在上,等待着夜幕的降临,他时常觉得,如果这时突然世界末日该多好…该去看看迩纯了,保镖约翰一直守在医院,他打来电话说迩纯的情况很糟,直到最后一次通话时止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听到这个消息后,I。K并没有很快的去医院,他不喜欢那个到处都是白色的地方,待在那里很容易让他产生倦态,他怕自己会因没有耐心而歇斯底里影响医生的治疗,或者在很多人面前哭出来而无法隐藏他的脆弱,所以,整夜,他都在外游。站在教堂广场中心的圣母像前祈祷…这是他第一次祈祷,不这样的话,他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方法让自己平静,只有找个寄托了。

  六点,他回了家,信箱里有一些帐单和几件包裹,帐单都是迩纯的,不过出钱的还是他,包裹大部分签着I。K的名字,迩纯在外面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时从来不留自己的名字…还有一张光盘,刻录的,只写了迩纯收,没有写邮寄的地址,看上去像是直接放在信箱里的,这有些奇怪,不过也许没什么,他不太清楚,通常都是迩纯去看信箱…这时,I。K突然有种想法——如果迩纯不再回来了,那么某天,他打开信箱,看着一些属于迩纯的信或者包裹的感觉…这时,他突然很想哭,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失去他的纯纯,这太难了。

  七点,洗了个冷水澡,换了身暖调的衣服,这能让I。K的脸色看起来好一些,这样等一下去看迩纯时,那个小东西就不会太为他担心了,迩纯应该醒了吧?或者睡着也好,那么他就可以静静的看他了,或许他还可以握着迩纯的手,吻吻他的脸颊,在正午的阳光下趴在他的手臂上嗅着他的味道睡一觉——有种心理变态叫做恋尸癖的?那种人大概就是会觉得失去生命的体可以给他们一些安全感吧?不哭不闹不跑不逃,迩纯如果就那样再也不把眼睛睁开了…那么,就真的完全属于他了,但那样的幸福不会落在他头上,他还是会叫醒迩纯,然后看着他离开自己,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七点半,手机响了,首相的秘书告诉I。K下午他必须去一趟首相大人的办公室,关于昨天那个电台主持人的死以及下午的约,他得做个合理的解释,但他拒绝了,他不想再离开迩纯,能陪多久就陪多久——

  “除非他绑我走,我哪也不想去,就这样。”

  回答了秘书的催促,I。K就是这样打算的,他现在不能乖乖的去足首相大人的征服望,这个时候如果他生病了,他的纯纯就没人照顾了,就算是顽抗到底吧,至少要撑到纯纯好起来,尽管这样的后果可能是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但I。K自认为,除了死,已经没有什么再让他觉得刺的了,因此,什么也就都无所谓了,只要…

  “只要你能让我觉得,即使我离开,你也会活着就好了…”

  对着玻璃,I。K这样自己对自己说着,现在的时间是八点整,保镖打来电话说迩纯醒过一次,但很快又睡了,医生认为基本上这个小东西算是过来了,至少不会死掉。从电脑光驱里把那张刻录的光盘拿出来放回迩纯的包裹,I。K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关门走了出去。约翰在楼下等他,没办法,他现在对首相大人可能会制造的偷袭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他现在的一切是他们给的,从小到大,他一直是一颗很乖的棋子,至少他的二位真正的主人对他的办事效率十分满意,这是他第一次违抗他们,他决定给自己一个长假,在一段时间内,他不想受任何人的支配,至少…一段时间内是这样的…

  九点,I。K到达了医院,这是他在圈子里一个朋友的亲戚开的,所以迩纯的事,没有人拿出来做文章,况且,他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但做为对医生的感谢,他还是签了张支票做赞助费。

  “现在病人基本上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他伤的很重,肋骨有3骨折,脊椎骨出现裂,内脏受到了震有些内出血,裂,内挫裂伤大块毁损,这个比较严重,不过好在管括约肌没有完全断裂,我们清创后做了横向双层合,过些日子功能会逐渐恢复,但道断裂十分严重,目前我们先采取措施引,3周以后做一些会有一位从美国来的泌科专家到我们院继续交流,到时他应该会有办法。您的朋友还很年轻,好好照顾他,一切会好起来的。”

  一个优秀的医生就是这样,无论前面他们阐述的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到最后,都会用一句安慰的话来结束,不过对于I。K来说,这样的结果,他比较满意了,至少迩纯还活着不是吗?这样还活着,一切就有可能好起来——反正那些激励人向上的着作里总是这么说的。不过,归咎底,现在躺在上,至少几个月生活不能自理的是迩纯,别人的庆幸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些无用的观望,真正的苦果,还是得自己来尝。像迩纯这种依靠活着男人,让他现在这样一辈子,那他不如把他人道毁灭,可这回,贪玩的小猫可真的遇上麻烦了…

  十点钟,先等在私人病房门外,快把地板磨平的保镖看到I。K后眼睛里的那种眼神就像看到了救星,他见到I。K的第一句话就是——

  “迩纯先生好像受了很严重的刺。”

  “那是当然,这可不比打越战的美国兵被敌俘虏舒服。”

  “我是说精神上的…他好像不记得我们是谁了…”

  “…”皱了下眉,I。K在前划了个十字,他不相信,神不会这样宽恕迩纯犯下的罪,更不会宽恕他的罪,所以他们才会相遇,直到今天,I。K才有一种感觉,一切都是在冥冥之中被安排好的,这就是那种被称做命运的东西,谁也不能左右。

  “I。K先生,你信天主教了?”

  “不,我只相信圣母能够救我们,我只能这样相信。”

  病房的门才推开一道,他听到了迩纯那似乎是在强打着精神的哭闹,声音可以隐约传到门前,但听起来,那惶恐、畏惧的哽咽已经是用了迩纯所有的力量——

  “魔鬼…不要抓我…别让他把我抓走…我不要…不要…别抓我…魔鬼…”

  看不到迩纯的表情,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从被子的隙中延伸的各种导管和从里面穿来泣让I。K确定了,那只玩怕了的小鸵鸟就躲在里面。听在一旁照顾的女护士说,是迩纯自己硬要这样的,他似乎特别害怕人,特别是男人,只要有男的医生接近他就会尖叫,更别说近一步的检查了,就算是几名老道的女护士,也不得不连哄带骗的折腾了二十来分钟,才把那必须到他灾难重重的分身里的导管成功的放了进去,之后,精神科的医生来了一趟,就确定了病患的情况——他得了恐惧症——I。K觉得自己可以去当大夫了,因为他和医生想的一样。

  “迩纯先生,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约翰,是我送你来医院的,那个变态已经死了。”

  约翰看看站在迩纯前凝视的I。K,试图把被子揪下来,但里面那只带着伤痕扎着点滴的手却做着顽强抵抗,尽管那其实并没多大力道,但约翰有些怕那样会疼了迩纯,他的肋骨在海湾战争中折过,只要一做用力的上肢运动就疼得厉害,那滋味毫无快可言,不适合迩纯的口味,这是个非常需要别人保护的孩子,对于外界的伤害,迩纯看上去是那种完美没有抵抗能力的小动物,这使你总会想欺负他一下看他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却不想真的伤害他,这一点上,I。K先生似乎也十分认同——

  “I。K先生来看你了,他很为你担心。”

  “骗人!你们都是坏人!他不会来的,不会为我担心的,他那样就挂了我电话,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他不要我了…呜…”

  说到最后,迩纯竟然真的呜呜的哭了,就像个小孩子,如果是以往,I。K认为自己肯定会把他扛上,然后要到他给不起为止,可现在,看着那个挂在病护栏的钩子上塑胶袋里泛红浑浊体,他只是觉得自责,尽管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迩纯就不会躺在这里,而事情的发展也不会走到一个只能是万劫不复的边缘。

  “你看,老伙计,我说过,他没那么好命得失忆证的。”

  拍拍保镖的肩膀,I。K就像是开着玩笑般凑了上来,坐在迩纯旁边定了定神,低低的笑了出来,抚着迩纯在外面的头发,叹了口气问着——

  “这次如果我抱着你,让你哭一场,你还会把一切当做没发生过吗?”

  “…”好久,迩纯的哭声停了,但没有发出其他的什么声音,他抓着被子的手攥了又攥,像是试图了多次之后,才慢慢的把自己拉了下来,出一双眯成一道眼泪汪汪的眼睛之后,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敢确信的小声问着——

  “这是梦对吗?”

  “用我掐你一下来确认吗?”

  耸耸肩膀,I。K淡笑着俯下身,用碰了碰迩纯贴着胶布的额头——

  “如果我对你说,你快把我吓死了你会相信吗?”

  “…I。K…I。K…我以为我会被他杀了…你说晚上一起吃饭的,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吃饭…”

  在确定了是I。K之后,迩纯先是笑了,苍白的抿着,凝望了很久,直到眼泪再次了出来——如果不是为了再见他一面,或许我真的已经放弃自己了,活着太辛苦了,扮不同的脸,说不同的谎言,犯不同的罪,我以为我已经对一切无所求,但当死亡的阴影慢慢的笼罩,我还是怕了。一剑刺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像个机械人,被一点一点的拆毁,你猜不到,再进行到第几个步骤时痛苦才会结束…终于,我了解了怕死的感觉,那时,我只能想到I。K…这样,算不算爱上他了呢?

  “…”差一点,我就失去他了,而现在,我又能多留他多久呢?看他这个样子,我想,他是不会习惯一个人吃饭的——没有说话,I。K只是搂着迩纯的脖子轻轻的抱着他,让他把泪灌溉在自己的肩膀之上——他这个样子,他总是让人不忍去真的伤害。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下午两点,当趴在迩纯的前一觉睡醒的I。K睁开眼睛时,迩纯依然握着他的手处于昏睡之中,医生给他打了镇静剂,除了I。K以外的人,他还是十分害怕的。从死亡边缘被拖回来的人多少会在心理上留下些后遗症的,特别是像遭受了迩纯这种地狱般经历的情况,不过,这样也能让他收敛一点他让人头疼的癖好,至少短期之内,他是不会觉得被是一种享受了。如果要是因此而让迩纯在感官认识上能够切合实际些,这也不施为翁失马的一件好事,但糟糕的是,迩纯现在似乎非常的依赖他。

  “I。K先生,服务台说有人打来电话找您。”

  “好的,我就去。”

  保镖的声音打扰了看着迩纯的睡脸凝望的I。K,点点头,I。K轻轻的放平迩纯的手走了出去,他知道是谁打来的,能了解他的行踪并且找到他的人屈指可数,如他所料,保镖告诉他是位尊贵的女士,不过,他装成不知道——

  “尊敬的先生,我决定休霸王假,在他好起来前,我不想见面。”

  “别嬉皮笑脸的,你父亲非常生气。”

  “您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是弃儿,没有父母。”

  “好了,别跟我耍小孩子脾气,你父亲不知道我给你打电话,我只是想提醒你,你是不可以真的爱上谁的,懂吗?”

  “…呵,我有那个资格谈那种字眼吗?”

  “I。K…”

  “不过,我想知道迩纯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意思?”

  “我想你们有些事一直瞒着我。我感到不安。”

  “…”“如果在爱人和父母之间选择,您会选哪个呢?”

  “I。K,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I。K——”

  “我寄了一份速递,自己看吧,但这不是母盘,告诉您先生,再完美的计划,也总会有破绽。我想好了一个可以解决一切的好方法,在这场无聊的游戏结束之后,我会给自己找个两全其美的去处。再见。”

  “I。K?I。K——”

  挂上电话,走过喧闹的住院处前台,上了显得寂寞的楼梯,转上安静的走廊,推开无声的病房,坐回迩纯身边的I。K将手放在自己的前感觉<活着就是恶心> WwW.QiMiaoXiaoShUo.COM
上一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一章 ( → )
没落英雄阿庆传窗体底端男人如衣服滛妖复生我的翠玲阿姨当断袖男爱上爱脸红的岳母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
七秒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十一章,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活着就是恶心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活着就是恶心》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