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的最新章节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叔母欢歌 家花野花 不伦舞台 异地女友 家族狂欢 娇妻倩宜 岁月欢歌 乱始之恋 山中小屋 奶妈珍娘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作者:Nicotine 书号:45980  时间:2018/4/20  字数:7718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第七章

  荼縻,彼岸,今生最后一朵,来生第一朵,I。K从来都不相信那些关于美丽的传说,但迩纯喜欢…迩纯说,当他们死了,荼縻一定是白色的,尽头的花朵会为他们洗去尘埃,那时彼岸之花将怒放着等待他们的到来…迩纯还说,他猜不出彼岸之花的颜色…I。K笑了,他说他知道——那一定是红色,血一样的红色,彼岸花知道,来生他们将要走的路。

  “纯纯,为什么你总是喜欢被人摆布的感觉?你没想过逃吗?”

  “I。K,你认为一只木偶断了线会怎么样?”

  “他将不被控制。”

  “不,它会被当成垃圾丢掉。”

  迩纯的想法一直是如此绝望而空,这使I。K总会在深夜醒来凑近身边那个微弱的呼吸,来让他确定,这个已经对世界绝望的人是否还活在这个被他的灵魂否决的城市里。他从来就不爱迩纯,所有的话都是骗他的,他只是需要,需要跟迩纯这样的人在一起,那样总会让I。K觉得,自己还没有堕落到该被送进焚化炉的地步——活着,麻木的,复一,年复一年,起初,I。K希望一切可以改变,他也曾在一开始认识迩纯时对他说,一切会好起来,以后一定会好起来,而以后的以后的以后…直到那样的信念已经被遗忘了,他们祈祷的未来依旧没有出现…

  万里江山万里尘,一朝天子一朝臣。

  一个月后,这个国家随着首相和议员势力的衰败,旧政府下台,新政府上台,那位神秘的大总统先生推选了一位新的副首相,在就职演说的现场直播中,做为国内传媒资讯业的大亨,I。K病中憔悴的微笑出现在框在黑色塑料之内的荧光屏上,新的首相似乎也非常欣赏他,在工作人员向其介绍I。K时,那位首相发自内心的笑着,一直握着I。K的手很久才松开,后来,直到凌晨,I。K没有回来,迩纯打开的门外是I。K的保镖约翰,他告诉迩纯:I。K先生喝醉了,大总统阁下和首相阁下为他安排了客房,明天再回来——这让迩纯不免有些担心I。K的身体,但他没有过问太多的机会,约翰连同身后的两名保镖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扯掉他身上的白衬衫,拿着绳子将迩纯像是继嗣用的小绵羊般拖进了卧室,凄惨的呻自此彻夜未停。

  “你们都做了什么?”

  就像是被安排好的,不知道自己是从第几次昏厥中醒来的迩纯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而他现在,正被那个已经玩得尽兴的男人揪住从身后捆绑的绳子与约翰僵持在第二回合中,或许是I。K的突然归来另约翰感到紧张了,比上一次提前了至少十分钟,当着I。K的面,他再次帮一个兽的男人达到了高

  “I。K先生,我我不知道您会回来…我…是…是迩纯先生要求我们这样做的…”

  “是的,是的,迩纯先生说他喜欢这样,希望我们代替I。K先生来为他做这些。”

  “I。K先生,迩纯先生很恳切的求我们我们才…”

  在急急忙忙从上滚下来胡乱的穿着衣服的约翰与另外两位保镖编造的谎言之下,趴在上用麻绳捆绑的迩纯恍惚间因疼痛而发出的小小呻都变得如此罪恶,他甚至不期盼I。K的怀疑,约翰说的这些话在所有人看来,大概都是理所当然的,并且,他也的确是在被人凌辱与玩时发出那种人犯罪的声音,这是以前被调教时学来的,他的第一任老师,也就是他那个已经记不清楚模样的母亲,曾经亲自演示过给他看——这样做可以让那些想要吃掉你的人温柔一些的咀嚼你,从而让你得到一些幻想的乐趣——母亲说的对,所有的乐趣都是被幻想出来的,就像一种自我催眠,如果不这样,那意识的痛苦会让人疯狂,他用了快十年去相信,真的有一种被凌的乐趣,却无法用十年的时间去让自己不因这种乐趣而感到罪恶,当静下来承受着这种矛盾间连忏悔了都不会被原谅的罪与痛时,除了用一些被相信是真实的谎言去麻木自己,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他成了那个单纯的喜欢被人用驾御及奴役的乖宝宝迩纯——人活着真没意思,清醒的时候总是痛苦,而不痛苦了,却已经麻木了,那样的生命如行尸走,生存,根本毫无意义,所以迩纯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的说法:一种是死了的死人,另一种是活着的死人。

  “真的吗?呵呵…把他解开…让我看看你们把他哄得开不开心。”

  I。K并没有生气,这也不奇怪,迩纯打开始认识I。K就知道他这个人没什么情趣,通常那种刺一般男人的方法对他根本没用,就好像他身边的这些保镖,全部都是按轻量级种子选手的要求去挑选的,并且必须为“处男”验明正身后再将他们培养成能让迩纯这种人快乐的标准猛男,他们有很高的薪金,有人负责统一的管理和膳食,而他们所要负责的职务除了I。K的安全外,就是在I。K分身乏术时给迩纯一点快乐——这算不算对迩纯的呵护?I。K认为,这至少可以证明他不爱迩纯,爱一个人就应该想独占他,而他想做的就是足迩纯的要求,即使是那些蕴藏在潜意识之中…他只是单纯的不希望迩纯太快的死掉而已,至少,看着那张年轻俊美的面孔在带上面具时佯装着虚伪的笑容是件非常刺目的事,邂逅时,他把迩纯从地下奴隶拍卖会上回来,就只是希望,这个天真的认为只要听话就能得到面包的男孩即使死的时候也会体面一些,至少该有人把他的尸体洗干净,放入象样的棺木中,埋入泥土以得安息。

  “你们出去吧,下次温柔一点,你们把他血了。”

  一身酒气的I。K疲惫的笑着,看着他的保镖们唯唯诺诺的抱着衣服,连子都来不及穿上便顺着他拉开的一道不宽的门钻营了出去,很快的,听到门口玄关处关门的声音,I。K靠在卧室的门板上慢慢滑倒侧伏在地上,抓着额头前的黑发捂着嘴像是忍耐着什么压抑了很久,才踢掉鞋子,缓缓的爬向凌乱的大,把头放在上,I。K拖着下巴,像个好奇的孩子般问着正在用自己的手做清洁工作的迩纯:

  “你这只的小猫,如果我不回来,你没准会被人玩死,你就一点都不觉得可怕吗?”

  “可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并且他们也不会那样做,他们听你的不是吗?”

  将沾了污物的纸巾丢在一边,迩纯着被捆得疼痛的手腕,移到边,俯下身去吻I。K毫无血——不应该让他去参加什么宴会的,应酬那些达观一定是很费脑子的事,每次I。K从国会回来都是昏昏睡的,况且他还在生病,整整一个月,除了一些水果和营养,他没摄取过任何的食物,迩纯真担心这样的I。K随时都会垮掉。

  “…”没有急着接受迩纯的吻,I。K用食指抵住那凑过来极为人的,以一种揣测的眼神打量着,迩纯用手握住I。K没有什么力气的食指轻轻吻了一下,保证着——

  “他们放过了这里,没让我吃你不喜欢的东西,我只主动吻I。K一个…”

  “你这个妖…”

  揽住迩纯的颈,I。K不由自主的溢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轻轻的点上迩纯柔软的瓣,搂着迩纯对于男孩子来说太过纤细的,I。K用自己的体重,把迩纯从上拖了下来,他实在没有力气,从宴会后的21点到24点,他一直在那个新任副首相的办公室里,这个人是大总统SAD的舅舅,而另外新选出的两位重议员也都是他家族的亲信,现在这个国家已经被这个家族所掌握了,但这离SAD的最终目标还差得远。

  “I。K,你身上好冰,都在发抖了,下次你不要总是跟那些官僚打交道好不好?好辛苦…”

  骑在I。K的腹上,却不敢坐下去,迩纯担心那样会到I。K的胃,医生说他可能是长期劳累而得了慢胃病,I。K时常呕吐,这不是他这次生病以后才开始的,以前也会,只是没有现在厉害,那时迩纯还跟他开过玩笑要他去看妇产科,但自从上次他发现在I。K吐出来的东西中有血丝开始,就再也不能装做没看到了,捧着I。K的脸颊,抚去那似乎是因饮酒过量而引起的倒汗,迩纯小心翼翼的帮I。K是酒气的外套——

  “你已经有很多钱了,别再这么拼命了好吗?等过两年,你可以再娶个子,然后生个漂亮的宝宝,那些人一定会羡慕死你的。”

  “结婚?呵呵,如果我爱上了别人,你怎么办?”

  握着迩纯的手,让他把动作放得更轻柔一些,尽管迩纯的动作已经非常细腻了,但他的身体还是不得不忍受疼痛的折磨,将上好的烈酒兑上药剂涂在针尖上刺入皮肤的感觉历历在目,I。K知道,这样的痛大概会持续很久,可他不能像迩纯那样放声哭泣,他的纯纯是那种合适楚楚可怜的期待着别人庇护的小动物,只要是在拿鞭子教训他的淘气之后,给他伤口,端上一盘猫罐头就会死心塌地的守着你,可I。K不同,他的心靠不了岸,越是有人想要征服,就越是倔强,越是被人折磨,就越发的疯狂报复,为了让伤害他的人更痛苦,他必须学会忍耐,他不能让迩纯知道这些,不然他很可能会失去一切,这个世界,迩纯不懂的事太多了,并且他也拒绝去懂,他总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一意孤行——

  “我?只要我爱I。K就成了,你别不要我就成,我是I。K的纯纯,I。K是纯纯的主人,如果不方便,你可以把我藏起来,或者送给朋友寄养,只要你会偶尔来看看我,我就会很开心,记得小时候,我养过一只小狗,它总是喜欢咬我的子,后来变成大狗被警察局选上去做警犬了,每次我在路上看到巡逻的它,它都很兴奋,摸摸它就会一直摆尾巴,好可爱。”

  扶起I。K,迩纯遐想着对于自己可以算是幸福的未来,屋子内幽暗的光线隐藏了I。K眼中掠过的淡淡忧伤,这样的迩纯总会让I。K有种想抱着他与之抱头痛哭的冲动,但那样的话,他的纯纯一定会傻乎乎的追问他发生了什么,迩纯从来不相信有人会为他而哭泣,就像一群玩耍的小孩子如果看到一只刚出生的小猫,他们肯定会想出各种方法来死它,最后将它的尸体丢到马路中间等着经过车辆碾,而绝非像童话中那样帮它去找妈妈,弱强食、恃强凌弱,这大概是人天生就有的秉,而那些哲学家拼命去想研究的,也无非就是一个能说服人类认为自己无比高尚的谎言罢了——如果放弃直力行走就可以不做人,那么迩纯很愿意在地上爬行,当人是种非常恶心的事,在这一点上,I。K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

  “你非要别人把你当成动物吗?那样的话,如果有天我死了,我想我该把你送到动物园,告诉他们,你只是一只长得像人的猫。”

  拍拍迩纯的脑袋,打散了那已经算是奢望的小小梦想,I。K很勉强的笑了笑——

  “好了,我的纯纯猫,能把我送到浴室吗?我想你的主人真的需要洗个热水澡,然后搂着他的小宠物睡一觉,你该不会觉得我这种毫无情趣的主人很厌烦吧?”

  “你一向很逊的,可纯纯是只有气节的好猫,会一直等着主人回来的,如果你不要我,我就死。”

  你无法想象出迩纯说这个死字时的表情,绝不是那种贞洁烈女的悲壮,也不是半开玩笑的随意,更不是发狠赌命的信誓旦旦,他只是搀扶着遥遥坠的I。K,一边因在他身上的重量皱着眉,一边嘟着嘴、眨着迷糊糊的小眼睛,像说着一件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的平常事般平叙着他对未来的打算。

  “你别死,别死在我前面。”

  突然,I。K把迩纯搂得很紧,连皮间针刺的痛都顾不得,只是颤抖着抱着迩纯的肩膀不肯放手。

  “I。K…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I。K是在害怕吗?迩纯觉得在静谧的夜里,他可以听到I。K的心跳,那是来自一种不安,甚至可以说是惶恐的情绪,当然,做为一个宠物,没资格去要求主人的坦白,但有时看着连睡梦中都眉头紧锁的I。K,迩纯总是觉得,I。K隐藏的是一样什么巨大的、无法排解的痛苦,而这会让迩纯觉得生气,因为他不能像一只真的小猫那样在主人的烦闷无法排解时,被当成出气筒一路追打,最后直至逃到下缩成茸茸的一团,让主人哭笑不得——做为一个宠物,爱他的主人,就要与其分享所有的痛苦,然后静静的守侯着主人开心的笑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我要你保证,一直陪着我,直到我死,你才能死,我要听你亲口向我保证…”

  I。K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这么会撒娇的男人,或许是因为他真的醉了,更或许是他不敢想象孤独,生病的人总是很任,而他其实一直都是个病人,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并清楚自己的身份就得了病,这种病没有具体的称谓,通常被人称做厌世或自我厌恶——如果没有迩纯,那么他大概马上就会成为第二只渴望被圈养的猫狗,他已经累了,累的想放弃思维意识去做一只动物,这样他就不用去想着什么争斗、什么未来、什么希望、什么绝望…但,现在至少他该会让自己有想爬起来的勇气,这全是因为迩纯的存在,就像迩纯说的,I。K知道,迩纯在等他回来——如果不是这种信念,很多次,他都觉得,自己闭上眼睛、停止思考,就会死在那些操纵着他演绎着污秽与腐朽的统治者们营造的幕帷之下。

  “好吧,我保证,纯纯会一直守着他的主人,直到他的主人永远沉睡。”

  感觉像是百老汇的什么剧目的对白,迩纯这样说着,才让I。K缓缓的离开了他,撑在浴室的门前,满意的一笑,回身看了看浴室的镜子内憔悴得像个将死之人的自己,指指凌乱的单,I。K又缩回了往日淡漠、傲慢的壳子里——

  “去把收拾一下再进来,下次去找个合适这种恶心事的地方,别脏了我的。”

  “…哦。”

  “你就没什么可解释的吗?我指的是对于约翰的‘供词’。”

  “没。”

  嘭地一声,浴室的门隔开了站在原地的迩纯和I。K,回身看看做一团的铺,迩纯从柜子里拿出I。K喜欢的酒红色单自言自语着开始打扫——

  “I。K,你什么时候才能少对不可救药的我抱有一些怜悯呢?我想不出我有什么理由该被疼爱…真正的我,已经很肮脏了。”

  …

  “迩纯,要是你看到这样的我又会怎么样?真正的我,其实很肮脏…呵…”浴室内,打开的热水蒸腾的雾气沼沼令周遭模糊一片,用手擦去镜子上的白气,I。K轻抚着自己掩盖在过长的黑发下自嘲的笑容,褪掉长,慢慢的抓过巾咬在嘴里,趴在地上,抬高颤栗的,用自己的两只食指撑开后庭,慢慢的强忍着痛和一股反胃的酒气将一卷裹着塑料薄膜的纸从里面拔了出来,透明的体很快顺着大腿一路下滑,整个浴室都充斥着酒的味道——

  “呵呵,SAD,这回我大概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不过,倒是可以给自己赚一笔,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新任的副首相,是只老狐狸,I。K知道,这次只是他的一个见面礼,这老<活着就是恶心> wWW.qiMIaoXiaoShuo.COM
上一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一章 ( → )
没落英雄阿庆传窗体底端男人如衣服滛妖复生我的翠玲阿姨当断袖男爱上爱脸红的岳母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
七秒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活着就是恶心,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七章,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活着就是恶心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活着就是恶心》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